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嘉德动态
> 公司动态
陈东升:纪念紫禁城建成600年,讲个关于故宫国宝的小故事
2020-10-14

 

  今年是紫禁城建成600年、故宫博物院成立95周年。泰康保险集团资助了“中国明清史国际学术论坛”“故宫博物院夜间照明工程”两个项目。10月12日,“紫禁城建成600年暨中国明清史国际学术论坛”在京召开,故宫博物院邀请我出席,我在致辞中分享了跟故宫的小故事。

  与王旭东院长在活动现场

  我跟故宫的渊源是因为创办中国嘉德。大家都知道,中国民营企业家阶层是随着改革开放,随着邓小平的两次南巡成长起来的。1984年的南巡有了像柳传志、王石、张瑞敏这批84派企业家。1992年邓小平第二次南巡,整个社会主流精英集体下海,就有了92派。“下海”这个词最早说的就是92派。我也是1992年后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管理世界》杂志社常务副总编下海的。创办的第一个企业就是中国嘉德拍卖。

1994年 ,中国嘉德首拍

   

  中国嘉德成立后没几年,1997年我们的古籍专家拓晓堂从国内征集到《出师颂》后面的残卷,就是释文和题跋。那时候大概是估价25万到30万元,没人买,流拍了。之后他做了很多工作才勉强卖给一位藏家。之后拓晓堂他们到处苦苦寻觅残卷正文《出师颂》,6年之后也就是嘉德10周年的时候,有人在一次征集中送来了。拓先生欣喜之极,在《嘉德通讯》上写文章发表感慨:“残卷完璧归赵,破镜重圆。”“今天假大运于斯,数年孜孜以求,此索靖书《出师颂》重现于世,方知此卷完整无缺地保存于人间,破镜可圆,实为收藏界至幸之事。”

  《出师颂》最初是西晋人索靖写的章草,距今1700多年了。关于草书的起源,有一种说法是,古代打仗要传递命令就得写书信,篆书、隶书写得太慢,打仗时情况紧急,哪有时间一笔一画慢慢写,得快点写,就发明了草书。近代书法家中章草写得好的人不多了,后来人们也不再这么写章草。

(隋)佚名 晋索靖出师颂卷

  纸本 章草书

  21.2×127.8 cm

  成交价:RMB 22,000,000

  中国嘉德2003年春季拍卖会

  这卷《出师颂》是隋人写的,从唐代以来几乎代代都有著录,相传至今真正是流传有序。北宋米芾的儿子米友仁,也是宫廷的大画家、大鉴定家,他鉴定说此《出师颂》是“隋贤书”,即隋代贤达之人写的,距今1500 多年。它的存在见证了中国书法之流变,是超级国宝。

  当年故宫下决心,行使“优先购买权”,拿了2200万元把《出师颂》买回去了。拍卖后我们开着警车把宝贝送到故宫漱芳斋,故宫的工作人员就像接亲一样来迎接。当时徐邦达先生已经92岁高龄,他是国家级鉴定权威,充分肯定了作品的价值。

  在此之前,故宫藏存最早的书法是张伯驹捐的,西晋陆机写的《平复帖》真品,也是现存有文字记载的最早的书法作品。故宫的第二件书法重器就是这卷《出师颂》。这样的国宝被发现在社会上引起极大的反响,故宫花天价购买的过程也引发了不良媒体的炒作,在我写的《一槌定音》里有介绍,这里就不赘述了。

  《出师颂》本来一直是宫廷收藏,民国时期溥仪把《出师颂》赏赐给溥杰,带出了故宫,此后不知经历多少劫难,原书与原跋残离。2003年《出师颂》回归故宫,而那段当年以“白菜价”被藏家购买的题跋仍然保留着它精细的清朝皇宫的原裱,一直在这位藏家手上。

张达善撰并书跋隋人书《出师颂》卷元写本

  成交价:RMB 46,200

  中国嘉德1997年秋季拍卖会

  张达善是《出师颂》题跋的撰写者,他元代书法名家,被尊称为导江先生。这个题跋是张达善存世墨迹孤品,太重要了,仅仅这段宋元年间的残卷,其文物和市场价值就不可估量。1997年拓晓堂发现并考证这个跋,在那么早的时候就为它做了拍卖单本图录,可以说是中国现代拍卖史上最早的单本图录。后来这个跋文曾经在另一家拍卖公司出现,估价2000万元,没有成交。现在宋元有名的书法价格早都过亿了。

  翻看当年的单本图录,拓晓堂在提要中说:“今存可见导江先生墨迹者,仅此一件,可称孤品。故虽痛惜隋人之书不知所归,然导江原跋横浮出世亦足令人欣慰,但望他日,神物护持,隋人原书与此原跋,重缀圆璧。”

  《出师颂》和题跋始终不能团聚总让我觉得是件憾事。2013年在中国嘉德成立20周年的时候,我提出一个倡议,嘉德出巨资把它买下再捐给故宫。物主陆忠、陆牧滔父子也积极响应,愿意跟我们一起做善事,共同捐给故宫,让分离已久的国宝重聚。

  《出师颂》题跋捐赠合影 

  说来也巧,当年我创办中国嘉德刚进入市场不久,单霁翔先生被任命为北京市文物局局长,撰写长文支持拍卖这件新事物,我们一直很感念他,当我把这件事告诉时任故宫博物院院长的他时,他很高兴,认为我们有似张伯驹之侠举。

  《出师颂》原书与原跋在故宫博物院重缀圆璧

  2013年9月29日下午在故宫,我和陆忠、陆牧滔父子一起把《出师颂》题跋交到了单霁翔院长手中,成就了文物艺术拍卖史上一段千古佳话。捐赠仪式非常正式,《出师颂》原文也被请出来与题跋相聚。文化部部长蔡武等领导出席了这个仪式,与大家一同把卷,欣赏了合璧的国宝。这是中国嘉德历史上第一次出巨资购买国宝且没有任何条件地捐给故宫,这是一件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的好事。《出师颂》与《平复帖》成为故宫书法收藏的晋隋双璧,熠熠生辉。

  这也是一段民族兴衰的历史。一件国宝带出了一段百年传奇。一百多年前国家衰弱时,国宝流出宫外,碎为两段,失散天涯;一百多年后由于改革开放,社会的进步、经济的繁荣,特别是民营企业家的成长,它又先后经过中国嘉德拍卖回到公众视野,最终通过我们的义举结束了这段百年沧桑之旅,完璧归赵,重回故宫。

  还有王旭东院长从敦煌研究院到故宫,正好遇到紫禁城建城600年,提到要让故宫亮起来。600年资助600万,就有了今天这个活动。

  我觉得作为一个企业家,能够赶上改革开放的大潮,能够为国家做点事,也是一件很欣慰、很有意义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