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嘉德动态
> 精品鉴赏
嘉德香港秋拍精品导览丨闪耀巴黎的东方风华:藤田嗣治、潘玉良与常玉
2020-09-27

 

  中国嘉德香港2020秋季拍卖会

  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

  拍卖:10月8日丨2:30pm

  预展:10月5–7日丨10am–8pm

  香港会议展览中心 展览厅3DE

  走入20世纪,艺术家的视野更广,对「人物」主题的诠释方式也更多元,而「人」也变成一个载体、一个指符,言说在表面形象之外的事物,展现丰富的内涵。是次「时代的脸庞」专题便从巴黎蒙帕拿斯黄金年代引领风潮的画家——藤田嗣治、潘玉良、常玉的珍罕代表作出发,展现变动中的时代美学,以及艺术家对于「美」的定义与不懈的追求。

  登峰造极展理想之美

  藤田嗣治50年代珍稀代表作现身

  「我们不能按普通的惯性来思考问题,必须有超前的思考??。日本人即使穿着西服站在画布前,画着和西方人一样的东西,西方世界无论如何不会认为日本人是梵高(Vincent Van Gogh)、高更(Paul Gauguin)那样的大师。因此,无论如何都要做西方人做不到的事。虽然西方很伟大,但我有东方的背景,也有伟大的文化!

  ——藤田嗣治

  Lot 35

  藤田嗣治抱人偶的女孩

  油彩画布 | 一九五四年作 | 47 x 38 cm

  Tsuguharu Foujita

  Deux Fillettes àLa Poupée

  Oil on canvas

  Painted in 1954

  出版1991年,《巴黎画派—藤田嗣治》,蒙马特博物馆,巴黎,第43号2001年,《藤田嗣治全集第二册》,Sylvie Buisson主编, ACR ?dition出版社,巴黎,第438页2004年,《藤田嗣治—蒙帕纳斯的日本大师》,蒙帕纳斯美术馆,巴黎,第134号2005年,《藤田嗣治—东西之间》,巴塞罗那文化局,巴塞罗那,第89号2007年,《藤田嗣治逝世四十周年展》,Felix Vercel画廊,巴黎,第5号

  展览1991年4月10日至6月23日,「巴黎画派—藤田嗣治」,蒙马特博物馆,巴黎1991年7月20日至9月8日,「巴黎画派—藤田嗣治」,巴黎艺术博物馆,东京2004年6月27日至9月25日,「藤田嗣治—蒙帕纳斯的日本大师」,艺术宫节展,迪纳尔市2005年9月7日至10月23日,「藤田嗣治—东西之间」,Diocesà美术馆,巴塞罗那2007年11月至2008年1月,「藤田嗣治逝世四十周年展」,Felix Vercel画廊,巴黎

  来源巴黎私人收藏1990年12月5日,伦敦苏富比秋季拍卖会,拍品编号154亚洲重要私人收藏 

  估价ESTIMATEHK$ 3,400,000 –4,400,000

  20世纪初,现代艺术在巴黎拉开帷幕,莘莘学子从世界各地来此追求艺术理想,在他们之中,日后被称为「将现代日本绘画传统作为照耀欧洲绘画的改革之光」的藤田嗣治,成为巴黎画派的亚洲代表人物。

  1950年2月3日返回巴黎的藤田嗣治与其夫人崛内君代,两人在码头受到热烈的欢迎,展现藤田嗣治的超高人气与其知名度

  完成于1954年的《抱人偶的女孩》为其人生第三个巅峰时期的重要代表作。他以黑白单色大胆划分墙面,营造空间感,当中两位身着蓝与红衣的少女,高抬起一个对她们而言相形巨大的人偶。左边的女孩眼望着观者,扬起一丝微笑,像正向我们展示令她骄傲的心爱之物。藤田嗣治刻意把人偶放大,使观者得以聚焦其细节。当中艺术家以墨黑的细线细心勾勒,从人偶的发型、衣服上的蕾丝、脖子上戴的心形十字架纹饰的项链、腰带上的珍珠,手臂针针接缝的痕迹,一切丰富得不可思议,在一丝不苟与流利的自信线条中,全然能感受艺术家在晚年物我合一。

  上:藤田嗣治《抱人偶的女孩》作品局部

  下:藤田嗣治1954年与其亲手制作的三个人偶娃娃合影,红框中即为《抱人偶的女孩》中的娃娃

  藤田嗣治5岁时丧母,从小相对寂寞的他常把洋娃娃当作倾诉内心的对象,在晚年更亲手做了五个人偶,画中之偶,便为其最钟爱者之一。而人偶身上的十字纹饰项链,正流露了艺术家对于基督教虔诚的信仰,使此作别具深意。而在藤田毕生油画创作中,描绘主角抱人偶者仅有6件,此为其一,甚为稀罕。画中双人的构图与女孩复古的衣着打扮,隐藏着他对于儿时与家姊玩耍,以及他1920年代初抵巴黎时所领略蒙帕拿斯黄金时代的深切追忆。

  藤田嗣治一生仅画了六件女孩抱娃娃的作品,除了是次上拍的作品外,其他五件如下:

  而双女的描绘,最早可见于艺术家在1918年的作品《两个少女》,以及1920至1930年代时常在他画中出现姿态亲昵的双裸女。然而在此,藤田嗣治并未如早期试图表现魅惑的女体或是同性之爱的大胆描绘,而体现的是两者如姊妹般亲人间的陪伴。

  左:藤田嗣治《抱人偶的女孩》作品局部

  右:藤田嗣治《两个少女》油彩画布,81×65cm,1918年作,日内瓦小皇宫美术馆(Petit Palais)收藏,此为藤田最早画的双女油画

  回顾藤田嗣治成长的家庭,他正有两位比他年长的姊姊,因母亲早逝,父亲随后再娶,他由姊姊照顾长大,画这件作品时,他与家人已日本、巴黎两地相隔,其或也透过创作,回想早年与姊姊一同玩耍的童年时光,展现一种如法国文学家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中对于旧时光的思念之情。使此作别为动人,呈现了艺术家在技法与思想高度圆熟之巅,胸中自有风景、对理想之美的动人诠释,令人过目难忘。

  须眉照巾帼,体魄孕画魂

  潘玉良稀世男人体之作《蓄胡裸男》

  Lot 32

  潘玉良 蓄胡裸男

  彩墨纸本 | 一九五七年作 | 33 x 43.5 cm

  Pan Yuliang

  Naked Beard Man

  Ink and colour onpape

  Painted in 1957

  出版1995年,《潘玉良画集》,国立历史博物馆,台北,第120页2013年,《安徽文博》,安徽博物院编,合肥,第9页

  展览1995年10月14日至11月26日,「双玉交辉—常玉与潘玉良作品展」,国立历史博物馆,台北

  来源2009年10月6日,苏富比香港秋季拍卖会,拍品编号534亚洲私人收藏 

  估价ESTIMATEHK$ 1,200,000 –1,800,000

  亦于巴黎求艺的中国女大师潘玉良,则将目光投向马蒂斯(Henri Matisse)野兽派的激情和西方人体美的大胆描绘,在中国绘画的现代革新进程中,奠定了继往开来的跨时代基石。

  潘玉良在画室做人体写生

  作为中国首位主张使用人体模特的女画者,潘玉良用毕生对裸体绘画的追索言说了中国女性突破传统枷锁、追求独立的不屈灵魂,她凭借自我独创的、兼具东西审美特征的彩墨人体画,在上世纪中叶的西方艺术殿堂赢得尊敬的掌声,并于1957年成为首位被授予巴黎大学多尔烈(Thorlet)奖的女性艺术家,同年创作的《蓄胡裸男》,使其于彩墨创作巅峰期的自信用笔一览无遗。

  1957年5月22日,潘玉良在法国巴黎的奥塞画廊举办个展的海报

  是次拍卖呈现的《蓄胡裸男》正创作于此阶段,并来自鲜少进入公众视野的「男人体」题材。纵观潘玉良一生创作,男人体创作仅有11件,除《蓄胡裸男》外,其余悉数均由安徽博物馆所藏,而在这之中的多数作品皆为男女人体共同入画,仅5件以男人体为独立主角,但《穿短裤的男人》、《跪姿男人体》等4件安博馆藏作品皆只作白描勾绘并简单着色,仅《蓄胡裸男》为市场唯一完整描绘人物场景的彩墨作品,成为体现潘玉良多面创作的稀世笔墨,珍贵非凡。作品曾亮相于品曾展出于台北历史博物馆之「双玉交辉」展,并收录于展览画册及安徽省博物院出版的《安徽文博》画册之中,传承有序,殊难可贵。

  潘玉良《穿短裤的男人》,彩墨纸本,26×34cm,1942年作,安徽博物馆藏

  在《蓄胡裸男》的画面中,潘玉良描绘了一位以坐姿展现的男性,浓密的须发、分明的五官突显出鲜明的个人特质,与潘玉良笔下丰满自信的女人体不同,她在此以严谨的西式造型展现出健硕有力的体块,加以婉转的中式线条勾勒出流畅的外形,在线描的粗犷、虚实、轻重、顿挫中,细腻展现了人体丰富的变化,得见艺术家殷实的西画素描造型基础和娴熟帷幄的水墨运笔功力。而在此之上,她用浅褐的淡彩点染出人体的结构和肌肤质感,彷佛糅合了男性的刚健与女性的内敛,展现出一种「刚柔并济」、融汇东西的形体之美。

  上:潘玉良《蓄胡裸男》作品局部

  下:莫内(Claude Monet)《印象?日出》,油彩画布,48×63cm,1972年作,巴黎玛摩丹美术馆(Musée Marmottan Monet)藏

  在背景的处理上可见潘氏标志性的十字皴法,她将细幼的黑色墨线与绿彩笔触层层交织、擦染组成若西画斑驳的肌理,打破了传统水墨留白的特色,营造出既秀润灵逸又坚实饱满的个性化审美情趣,利用空间景深与多重的光线的变化,以突出人物主角,将莫内(Claude Monet)《日出?印象》中印象派标志性的流动光韵与文人山水画中的静谧画境相结合,一扫传统水墨的陈旧面貌,更使西方浑厚的人体表达在彩墨的流淌中蜕变出轻盈秀润的形貌,传递来自东方古老神秘与西方现代大胆的双重视觉体验。

  左:唐李重润墓壁画(第三过洞西壁仕女图局部),陕西省美术馆藏

  右:潘玉良《蓄胡裸男》(局部)

  与大多数同时代的女性艺术家不同,潘玉良笔下的男性形象并没有因为性别视角而变得异化,相反,《蓄胡裸男》中的男子正面观者,投以平视的「标准化」目光,展现出平等、独立的性别关系:从肩膀到手臂、腰际到腿部的曲线不仅突显出人物挺拔的身躯,更带有一种流畅身体动势,与四周背景中「逸笔草草」的蓝、绿色笔触一同,营造出一种中心式的布局,使作品兼具野兽派笔下人体的简洁之美,同时又可见源自中国壁画艺术中的浑厚沈毅和民间艺术中的纯朴气韵。这种对立平衡的力量感、刚柔滞留的表现力,被著名艺术史评家苏立文(Michel Sullivan)盛赞为「当代能使中西艺术融合的少数中国画家中的一位杰出榜样」。

  妙笔生姿吐风华

  常玉的墨彩情韵

  20至30年代是常玉最多产、最自信的时期,1921年抵法的他已在大茅屋画室(Académie de la Grande Chaumière)自由的环境中找寻到毕生创作的方向。他忘我地以东方墨线描摹裸女,将目光投向马蒂斯野兽派的激情和西方人体美的大胆描绘,亦将传统绘画的笔墨视为走向近现代的美学工具,通过在铅笔、毛笔、炭笔、水彩等不同媒介对人物形象的传递中,融入白描、晕染、虚笔等水墨技法,令东方线条的纯粹美感在西式色彩下熠熠生辉,自此找到了中西融合的新途径。

  左:巴黎大茅屋画室内的场景,常玉曾将画室写生日常入画

  右:常玉《大茅屋工作室》 水彩 纸本  27.5×37.5cm 1920年代作

  珍罕水彩,风华绝代的宇宙大腿

  「他(常玉)将自己想表达的所有情感都体现在不羁的笔法和色彩对比中,他最优美的作品正是那些最简单而毫不遮掩的画作。」——赵无极

  Lot 31

  常玉

  仰卧的绿袍女士

  墨 水彩 纸本 | 一九二〇至三〇年代作 | 22 × 50.5 cm

  Sanyu

  Reclining Woman in Green Robe

  Ink andwatercolour on paper

  Painted in 1920 –1930s

  出版2014年,《常玉素描与水彩全集》,衣淑凡编,财团法人立青文教基金会,台北,p.187,图版W57

  来源巴黎尼耶沙瓦及普汉旧藏2010年11月28日,香港佳士得秋季拍卖会,拍品编号1116现亚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购自上述来源

  估价ESTIMATEHK$ 1,000,000 –2,000,000

  水彩创作标志着常玉走向中西融合的高峰,是次呈现的《闲坐的绿袍女士》与《仰卧的绿袍女士》,均出自巴黎尼耶沙瓦及普汉(Nieszawer-Princ)艺术机构,此机构创立者之一——巴黎画派专家纳。?嵋?惩撸∟adine Nieszawer),即为常玉重要收藏者。

  蒙帕纳斯的琪琪(Kiki)是巴黎众多画家的灵感缪思。常玉的作品中亦不乏出现琪琪的身影,《闲坐的绿衣女子》一作中主角清爽妩媚的短发与艳丽的妆容,即以琪琪为模特原型创作

  两作主角皆留着清爽妩媚的短发,妆容艳丽,推测应是众多画家的灵感缪思、风靡一时的巴黎传奇模特——蒙帕纳斯的琪琪(Kiki)。此外,二作更是常玉可考的221件水彩作品中,仅有的4件着绿色衣袍女子作品中的二件,彰显其珍

  常玉《横卧的绿袍女士》香港精品展现场展示局部图

  《仰卧的绿袍女士》选取西方绘画中最为经典的斜躺体态,以长横式的构图一展常玉「人体山水」融并东西的婀娜丰韵。画中的琪琪身着丝绸绿袍,头靠睡枕,眼神妩媚迷离,双手以惬意的姿态交抱于脑后,双腿则弯曲支起、前后交错,展现出徐志摩所形容的「宇宙大腿」。

  左:常玉《曲腿裸女》油彩纤维板122×135cm,1965年作,2019年秋季拍卖成交价:1.98亿港币

  右:《仰卧的绿袍女士》作品局部

  常玉以此为画作重心,采夸张奔放的比例构形极力拉宽视觉感受,坚实而不失柔美的弧线呈现简练的笔墨之美。而随着观赏视觉的游走,流畅灵动的线条呈现具节奏感的连动韵味,自大腿延伸到身体、手肘,当中的婉转起伏宛若山峦之连绵,启引生动的抽象联想,并突显女子体态之玲珑。多层着色的水彩,充分活化主角的气质,清淡的肤粉色在晕染中形成透明的肌肤质感,柔美绰约的粉红体态与身着的鲜丽绿袍相得益彰。

  Lot 30

  常玉

  闲坐的绿袍女士

  墨 水彩 纸本 | 一九二〇至三〇年代作 | 44 x 28 cm

  Sanyu

  Seated Woman in Green Robe

  Ink andwatercolour on paperPainted in 1920 –1930s

  出版2014年,《常玉素描与水彩全集》,衣淑凡编,财团法人立青文教基金会,台北,p.187,图版W59

  来源巴黎尼耶沙瓦及普汉旧藏2010年11月28日,香港佳士得秋季拍卖会,拍品编号1115现亚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购自上述来源

  估价ESTIMATEHK$ 900,000 –1,500,000

  

  而在《闲坐的绿袍女士》中,琪琪换上巴黎摩登的绿色长袍、脚蹬尖头皮鞋,时尚而魅惑地裸露半身,坐于一张西式椅上,惬意风情之姿令人联想至马蒂斯《紫色礼服和海葵》中的娇媚情态。常玉以墨笔勾画女子的外型,自肩部向下以曲笔连动,带出主角双手交迭的生动身体语汇,而下方的腿部线条则利落简洁,浮现出张扬有力的造型,活泼中不失墨色的绵长细腻,别具一格。

  左:《闲坐的绿袍女士》

  右:马蒂斯(Henri Matisse)《紫色礼服和海葵》,油彩画布,73×60cm,1937年作,美国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藏。身着长款衣袍的模特常出现于20、30年代艺术家的创作中,马蒂斯作品中的流动线条为常玉所用,并在《闲坐的绿衣女子》中以短笔曲线活化女子的体态

  1920年代,当聘请裸女模特作画在中国艺坛尚被列为禁忌,常玉笔下的裸女为西画东渐的中国现代主义艺术的发展凿开了冲破禁忌的启示之光。除了大胆地以半裸呈现主角,他更以鲜明的红绿对比色创造火花,清新的苹果绿色大大提升了画面的亮度,为画中人增添高雅的气质,绿彩浓浅有致的色阶律动与衣折流动状的线条,共递生命的气息,而人物娴静的坐姿、以及红绿色彩的东方性则映衬出雅正和谐的情调,墨的淡雅与水彩的浓艳芳华融并为一,散发着神秘的魅惑。

  东方笔墨,虚实有度的妙韵

  Lot 29

  常玉坐着的女子

  墨 纸本 | 一九三〇年作 | 43.5 x 26.5 cm

  Sanyu

  Seated Woman

  Ink on paper

  Painted in 1930

  出版2014年,《常玉素描与水彩全集》,衣淑凡编,财团法人立青文教基金会,台北,图版D22322016年,《常玉》,Diane de Polignac画廊,巴黎,第40至41页展览2016年1月25日至3月25日,「常玉」,Diane de Polignac画廊,巴黎来源巴黎Diane de Polignac画廊亚洲私人收藏

  估价ESTIMATEHK$ 200,000 –300,000

  作于1930年的《坐着的女子》即展现常玉对笔墨的深入思考。在此,他纯以毛笔白描作画,女子的双臂轮廓以浓墨画写,夸张的造型使形体曲线的灵动意味愈发醒目,而与之相对应的内侧身躯则以干笔铺展,突显明暗的对比。一笔写就、中无断痕的线条,呈现由浓至淡、由湿到干的用笔转变,也将绘画塑形的过程清晰展现,而以细比轻勾的女子头部与腿部,形成由实至虚的笔墨韵律。

  常玉《坐着的女子》作品局部

  不同于其他常见的裸女速写,常玉在此细心刻画女子的姿容体貌,衣裳的道道条纹与身体曲线的起伏相契合,衣领、尖头鞋和半身裙的服装特性呈现出当时巴黎的风尚,发丝下露出的一只眼眸半含柔情,一手抚于胸口处,似欲语还休。由外而内描摹着女子动人的身体语言和丰富的内心情感。此作曾于2016年在巴黎专注二十世纪艺术大师艺术推广的Diane dePolignac 画廊所举办的常玉画展中展出,在极少有展览记录的素描作品中显其特出。

  电子图录   

  >>>>

  4种竞拍方法:

  01同步代拍服务

  体验同步代拍服务

  02现场竞投

  03电话竞投

  04书面委托

  获取委托竞投表格

  中国嘉德(香港)

  电话

  +852 2815 2269

  电邮

  hkauction@cguardian.com.hk

  北京总公司

  电话:+86-10 8592 8288

  分支机构

  上海

  电话:+ 86-21 5466 0508

  广州

  电话:+ 86-20 3808 8589

  南京

  电话:+ 86-25 8670 2356

  杭州

  电话:+ 86-571 8535 9925

  台湾

  电话:+ 886-2 2757 6228

  日本

  电话:+ 81-3 6206 6682

  美国

  电话:+ 1 212 308 8889

  + 1 888 799 8830

  加拿大

  电话:+ 1 778 865 3308

  + 1 778 372 8358